• <nav id="wcogi"></nav>
  • 歡迎來到南昌昌大測繪科技有限公司官網

    今天是

    15216090132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主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動態 >

    三調收尾核查倒計時,多地回款仍為零

    五木先生 | 撰文
     
    “今天開始啟動三調攻堅模式!外業舉調查證,內業圖斑會審變更,同時開展。7月10日前完成全部縣(市、區)第一輪數據上報工作。”
    這是29日某市三調統一時點更新會議下達的任務,山東某企業三調作業項目負責人林夢(化名,下同)向泰伯網透露。
    當日,國務院第三次全國國土調查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關于進一步做好三調項目統一時點更新調查階段工作的通知。
    通知指出,盡快完成初始調查工作收尾,推進統一時點更新調查工作,確保“三調”數據真實性。
     
    01
    忙于初始調查收尾,啟動統一時點更新
     
    “有些地區正處于提交三調初始庫階段,即初始庫由國家審核通過下發后將作為三調時點更新的基礎數據。”有業內人士表示。
    初始數據庫上交,三調項目即將步入尾聲。
    通知指出,“各省級三調辦要根據各縣級調查單元工作的實際進度,壓茬推進初始調查收尾與統一時點更新調查,總體上爭取在6月上旬將初始數據庫上報全國三調辦。”
    “目前全國三調縣級接邊,自查自糾存在的問題在初始庫中予以更正。五月底提交三調初始數據庫,個別困難地區六月中旬前提交”,據甘肅某縣三調從業人員沈正(化名,下同)介紹。
    考慮到前段時期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三調”統一時點更新調查各項任務既定進度向后順延3個半月。
    按照原定計劃,4月15日前,縣級調查單元完成縣級“三調”統一時點更新調查工作,向省級三調辦報送, 4月30日前,省級三調辦向全國三調辦報送省級檢查合格的縣級“三調”統一時點更新數據。
    順延后,接下來的任務并不輕松。
    “七月底前要提交到部里,但是省市已經開始催促匯交數據了,畢竟他們也得逐級核查、匯總。不過有些地方變更數據下發的很晚,而且提取的圖斑數量很大,在統一的匯交時間內,時間會很緊張。”山西某企業工作人員孟凡(化名,下同)指出。
    按照統一時點更新的初衷,各地取得的“三調”初步成果時間不統一,將各地調查成果統一到同一時點,查清并獲取全國年度土地利用變化數據,進行匯總統計,用以支撐自然資源“一張圖”和綜合監管平臺平穩運行。
    在孟凡看來,“去年調查時基礎數據比較舊,可能是18年甚至17年前后的影像,質量不太好,加上航拍季節不同,也會暴露出一些圖斑變化等。當下既要統一時點更新,又有大量的圖斑需要舉證,并且要對以前的成果進行仔細核查,對耕地等重點地類的流向等進行詳細分析。” 
     
    02
    核查機會有限,數據真實是主旋律
     
    此次三調辦下發的通知再次強調,保證“三調”各項數據的真實性,“各省級三調辦要在6月底前梳理影響真實性的因素和問題,并完成自查自糾,形成工作報告報全國三調辦。”
    10日前,自然資源部召開三調統一時點更新調查工作部署視頻會,便指出確保“三調”最終數據成果真實準確。
    “三調講究的就是實事求是,而且技術手段這么先進,誰也不敢觸雷。”孟凡如是說。
    這一立場上,多位三調作業人員反映了地方與國家之間的博弈。“從戰略高度,國家看重十四億人口的糧食安全問題,即土地資源能不能保證糧食供給,必須掌握真實準確的國土資源數據。而地方要考慮地方的發展,發展需要搞建設,建設需要更多土地資源。”
    “夾在中間的是作業單位,作業人員的壓力山大。”林夢感慨道。
    “有些地方三調跟二調數據的變化很大”,內蒙古地區某三調內業從業人員劉曉(化名,下同)表示,“三調的模式和二調的模式不一樣。三調是從內業到外業,先內業確認,外業再去判定,這意味著內業認為沒有問題的部分,外業可能就不去現場取證、核實了,無法兼顧全部跑到、問到、看到。而二調是外業去調研,內業兼顧。”
    “做完了數據,反反復復改了N次,省里也通過了。但現在的問題是,通過了核查,也不能認為數據沒有問題,還是要通過舉一反三督查,自查問題。”劉曉表示很無奈。
    按照后續安排,統一時點更新調查與其前后兩輪督察、督察整改到位與全省舉一反三整改到位的工作要有機配合與無縫銜接,“國家級核查階段,只給縣級調查成果一次整改機會”。
    為了提高核查效率,林夢表示,“省三調辦將嚴控統一時點更新調查成功上報次數,原則上要求各縣(市、區)2輪通過省級核查。”
     
    03
    回款依舊是大問題
     
    “三調”已開展兩年。“從2018年上半年就開始準備了,試用了多家軟硬件設備,舉行過多次培訓,年底做了一部分試點工作。正式工作基本是從去年二、三月份開始了,那時才招完標,技術方案也比較明晰了。”孟凡回憶道。
    “外業難干,內業通宵加班,交數據更不易,熬夜加班家常便飯”“方案中給到的要求容錯率是3%,但有的地區能達到15%就不錯了”“三調整體工作周期短、要求高,工期非常緊張,后續補充的人員素質幾乎不能達標,導致返工率很高”......這些前期被反復吐槽的問題,“現在基本都解決得差不多了”。
    “從2018年開始干的時候,前期沒有統一,過程中會遇到很多問題。期間各地統計問題,先市里自己解決,解決不了的由省里解決,省里解決不了的,上報部里集中解決。后期部里匯總驗收時,逐步把這些問題統一了。”林夢分析稱。
    但回款仍是問題,“全國尚有個別縣區經費落實不到10%”,“做了九個縣,有些干到現在才收回20%。”,“有一個縣,從去年八月份準備付預付款,到現在也沒付”......
    “目前兵馬正在攻城略地,卻不見糧草供給,后方吃緊,前方戰士們軍心動搖。目前為止,有些地方的付款還是0。總的來說,工作量大、要求多,唯獨不談錢。”孟凡很是無奈。
    也有部分地區回款狀況可觀,“經費落實80%,也就是正常進度”。該負責人表示,“項目沒有最終完成,不可能全部結款,要等三調結項之后才會給到。”
    至于結項時間,“最快10月底完成,最晚可能得到年底才能徹底結束三調。”

    回到頂部
    夜夜欢性恔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