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納蘭詞中夢境的內容和解讀

                    來源:未知 作者:朱老師
                    發布于:2022-07-05 共3473字

                      摘    要: 納蘭性德涉及夢的詞約占他全詞數量的三分之一,本文通過弗洛伊德的釋夢理論,試對納蘭性德詞中的夢境進行解析,探究納蘭詞中夢境所展現的情感。

                      關鍵詞 :     納蘭性德;夢詞;弗洛伊德;釋夢;

                      夢是一種生理現象,但在人類進入文明時代后,夢逐漸顯現出它的文化屬性。中國所有文學樣式中都可以找到夢的存在,從《詩經》著名的兩大夢詩《斯干》和《無羊》到清代小說《紅樓夢》,夢無處不在。

                      一、納蘭詞中夢境內容

                      納蘭性德二十歲時,娶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為妻。納蘭性德與盧氏夫妻感情深厚,不幸的是,盧氏因難產而亡,這給納蘭性德帶來了極大的痛苦,納蘭也因此經常夢見妻子,如《尋芳草·蕭寺記夢》:“夢相伴、綺窗吟和。薄嗔佯笑道,若不是恁凄涼,肯來么”,[1]143與亡妻在夢中對話;《沁園春·瞬息浮生》題序中“夢亡婦淡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但臨別有云:‘銜恨愿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1]258夢見亡妻為自己作詩;《鵲橋仙·七夕》“親持鈿合夢中來”,[1]240七夕節夢見亡妻手持鈿盒。納蘭情感的坎坷遠不止如此,他與情人沈宛的愛情因遭到其父的強烈反對而以失敗告終,沈宛被迫南歸。有情人天各一方的痛苦也使他魂牽夢縈,《遐方怨·欹角枕》寫的就是詞人夢見情人南歸后在家中滿腹心事,靜坐沉思。

                      生長在北地的納蘭,私交好友大多都是南方才子,一旦這些好友遭到罷黜或家中親人死亡,就不得不南歸,相隔距離之遙遠也讓納蘭無比思念這些好友,在夢中與友人相見,甚至夢見好友的家鄉。如《金縷曲·生怕芳樽滿》:“向夢里,聞低喚”,[1]113在夢里他聽見了友人的低聲呼喚。

                      雖然是上三旗子弟,納蘭性德仍參加科舉,考中了二甲進士,后成為康熙皇帝的三等侍衛。他公務繁重,私人時間相對較少,而且出塞頻繁。塞外氣候嚴寒,寒風朔朔,號角常鳴,經常吵得納蘭無法安睡。這使納蘭倍加思念家鄉。如《菩薩蠻·黃云紫塞三千里》:“秋夢不歸家,殘燈落碎花”,[1]174現實中回不了家,夢里也沒有回到自己的家;《如夢令·萬帳穹廬人醉》:“歸夢隔狼河,又被河聲攪碎”,[1]353夢中回家的路被河水阻隔。

                      納蘭性德還以女性的口吻,寫不同年齡段不同身份的女性所做的不同的夢。他寫未出閣的少女的夢是思春夢,少女期待著愛情的到來,如《踏莎美人·清明》:少女逢踏春時節,卻不愿接受女伴的邀請,原來是春心萌動,“曉窗窺夢有流鶯,也覺個儂憔悴、可憐生”[1]122,女孩做了春夢,夢里玉人成雙,夢醒后卻形單影只,女孩感到鶯兒的叫聲仿佛在嘲笑她憔悴可憐。納蘭寫婦女的思夫夢,如《采桑子·涼生露氣湘弦潤》寫思婦夢中與丈夫歡愛:“舞鹍鏡匣開頻掩,檀粉慵調。朝淚如潮,昨夜香衾覺夢遙。”[1]26梳妝不太勤快了,是因為丈夫不在身邊。昨夜還夢見與丈夫的歡愛時光,醒來后發現丈夫不在身邊,頓時淚如雨下;《謁金門·風絲裊》寫思婦夢見丈夫為其畫眉:“夢里輕螺誰掃,簾外落花紅小。”[1]40表現婦人對往昔時光的懷念;《昭君怨·深禁好春誰惜》寫宮廷婦女的承恩夢:“寂寂鎖朱門,夢承恩。”[1]180宮女現實中孤獨,夢中夢見君王寵幸,夢境是對現實的補償。

                      二、納蘭性德詞中夢境解析

                      (一)夢是愿望的達成

                      夢可以解釋為愿望的達成。弗洛伊德說:“夢無論有多復雜,大部分均可以解釋為愿望的達成,甚至內容往往是毫不隱飾即可看出的。大部分,它們多是簡短的夢,而與那些使釋夢者需要特別花腦筋研究的復雜夢像,形成鮮明對比。”[2]38-39納蘭性德詞中愿望達成的夢不在少數,大多是關于愛情的,在夢中通過夢見妻子或情人一解相思之情。如《尋芳草·蕭寺記夢》:

                      客夜怎生過。夢相伴、綺窗吟和。薄嗔佯笑道,若不是恁凄涼,肯來么。
                     

                    納蘭詞中夢境的內容和解讀
                     

                      來去苦匆匆,準擬待、曉鐘敲破。乍偎人一閃燈花墮,卻對著琉璃火。[1]143

                      此詞全篇記夢,詞人夢見與妻子在窗前吟詩作對,妻子還故作惱怒的樣子嘲笑他:“如果不是你心境如此孤獨,你會在夢境中見到我嗎?”這里妻子的話就是詞人內心真實的想法。詞人在佛寺的夜晚尤為孤獨,情不自禁地在夢中想起了妻子,在夢中妻子依偎著詞人,無奈晨鐘敲響,詞人醒來獨坐對著燈燭,感慨夢中的分別匆忙。夢內、夢外的情景形成了鮮明對比,一處軟玉添香,一處孤寂難耐,也正是因為對現實不滿,詞人才陷入了這樣的夢境。又如《沁園春·瞬息浮生》題序中“丁巳重陽前三日,夢亡婦淡妝素服,執手哽咽。語多不復能記。但臨別有云:‘銜恨愿為天上月,年年猶得向郎圓’。婦素未工詩,不知何以得此也。”[1]258納蘭性德自言夢見盧氏化淡妝穿素服,拉著他的手含淚看著他,并且從不會作詩的盧氏臨走時竟作了一句詩,通過詩對納蘭訴說思念。弗洛伊德說過夢的第二點來源是:“幾個最近發生而且具有意義的事實,在夢中凝合成一個整體。”[2]82盧氏不擅長作詩,納蘭倒是其中的行家,可能納蘭最近曾研究過作詩的事情,加之臨近重陽,思念盧氏,兩件事雜糅在一起,“素未工詩”的盧氏便也能在夢境中作詩了。

                      除了悼亡妻子,納蘭性德夢見情人的詞也不在少數,如《遐方怨·欹角枕》:“欹角枕,掩紅窗。夢到江南,伊家博山沈水香。湔裙歸晚坐思量。輕煙籠翠黛,月茫茫。”[1]144詞人斜靠著枕頭,關上窗子,進入了夢中無意識的世界,他先是夢見情人家煙氣繚繞的香爐這種稀松平常的東西,而后終于在夢境中見到了她。而情人晚歸,并且還滿腹心事,靜坐沉思,最后煙霧朦朧了她的面龐,外面的月亮也變得模糊不清了。結合納蘭性德實際的生活經歷可知,這是他在情人沈宛南歸后的作品。沈宛是江南名妓,納蘭性德很喜歡她的才情,但在父親明珠的逼迫下,沈宛被迫與納蘭性德分手南歸。詞人深深地思念她,以至于在夢中見到了情人,一解相思之苦。夢是詞人現實心理的反映,因為詞人與沈宛的復合實際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夢中情人的臉龐也仿佛蓋上了面紗,可望而不可及。

                      “但要說除了以愿望達成為內容以外,沒有別種夢,那就未免以偏概全,而且是輕而易舉即可推翻的謬論。相反,充滿不愉快內容的夢,卻是屢見不鮮。”[1]45納蘭詞中并非只有和情人相聚的歡愉,還有想夢見情人而不得的痛苦,日日思念卻日日不得相見,連夢中也不能達成自己的愿望。如《采桑子·誰翻樂府凄涼曲》:“夢也何曾到謝橋”[1]16,“夢也何曾到謝橋”取自晏幾道《鷓鴣天·小令尊前見玉簫》:“夢魂慣得無拘檢,又踏楊花過謝橋。”[1]144謝橋是情人相會的地方,晏詞是夢中與情人于謝橋相會,而納蘭即便在夢中也見不到情人。

                      (二)夢是情感的偽裝

                      “我們對夢的解釋并非就其夢的表面內容作解釋,我們是以探究夢里頭所隱藏的思想內容而作的闡釋。”[2]46夢境會被偽裝,有顯意和隱意之分,如《金人捧露盤·凈業寺觀蓮,有懷蓀友》:“午風吹斷江南夢,夢里菱謳。”[1]281納蘭性德夢中夢見采菱人的歌聲。這看似與現實中詞人在凈業寺懷友的主題毫不相干,實際上仔細探尋夢中的隱藏含義可以發現,詞人夢見的“芙蓉湖”位于好友嚴繩孫的家鄉無錫,詞人身在京城觀蓮,夢中卻在南方觀蓮,顯然在夢境中詞人并非只是單純看花。蓮花處處有,又何必非要去無錫不可呢?詞人是有自己的理由的,“有懷蓀友”,懷念好友,愛屋及烏,也許好友家鄉的蓮花會比京城更美,同時夢中可以與好友相伴一起賞蓮,這夢境其實表達的是對好友深深的思念,夢中并不直接見到好友,而是迂回地夢見與好友相聯系的事物。

                      夢的第一個來源就是“一種最近發生而且在精神上具有重大意義的事件,并不直接表現于夢中。”[2]82盧氏的亡故對納蘭的精神刺激是很大的,他在夢境中從不直接表現盧氏的死亡,展現的是與活著的盧氏的互動,其實暗含他對盧氏深深的思念。如《浪淘沙·眉譜待全刪》:“眉譜待全刪,別畫秋山。朝云漸入有無間。莫笑生涯渾似夢,好夢原難。”[1]300納蘭在夢中為妻子畫眉,把畫眉的步驟描寫得非常詳細。

                      弗洛伊德認為,偽裝的夢的生成有兩個步驟,第一個步驟是在夢中表現出愿望的內容,第二個步驟則充當檢查者的角色,也就是說想達成的愿望經過思維的變形形成了夢,這在納蘭性德的邊塞詞中表現得尤為明顯。納蘭討厭他的扈從生涯,在《清平樂·發漢兒村題壁》中他是這樣描述自己出塞的心情的:“不如意事年年,消磨絕塞風煙。輸與五陵公子,此時夢繞花前。”[1]357他把出塞認為是不如意的事,羨慕留在京城的貴公子們可以紙醉金迷。他不想出塞,但出塞是皇命所系,關系重大,是不可逃避的,所以他在出塞途中總是夢見自己試圖回家,但最終卻無法回家。他在潛意識里對這種苦悶的情緒進行加工。他在邊塞夢見美好的事物,以消解現實的痛苦。如《菩薩蠻·朔風吹散三更雪》:“朔風吹散三更雪,倩魂猶戀桃花月。”[1]159帳篷外正風雪交加,帳篷內詞人的夢卻是大好春光,有情人、有桃花、有月亮,詞人極其留戀夢中的場景,但夢還是被軍中預警吵醒了,詞人夢醒,才發現枕邊的淚水已經結冰了。

                      參考文獻

                      [1]納蘭性德飲水詞箋校[M].北京:中華書局,2011.
                      [2]弗洛伊德夢的解析[M].北京:國際文化出版公司, 1998.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把腿张开我要cao死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