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論文題目

                    選題需要處理好的幾個關系?

                    來源:未知 作者:萬老師
                    發布于:2021-11-01 共2647字

                      1、"有用"與"無用"的關系

                      如果你選圖書館學研究對象的命題來做研究,或許會遭到人們的議論,說這是無用之學。圖書館學界就有人譏諷從事研究對象的研究是"搞對象"(當然說這些話的人可能沒有寫過圖書館學研究對象的文章)!肚f子。內篇。人世間第四》有云:"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4梁啟超也曾說過:"夫用之云者,以所用為目的,學問則為達此目的之一-手段也。為學問而治學問者,學問即目的,故更無有用無用之可言。""凡學問之為物,實應離致用'之意味而獨立生存,真所謂'正其誼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質言之,則有'書呆子,然后有學問也。"5]

                      因此,強調學術研究"有用"者,都是有現實功利心的,而真正的學者是沒有現實功利心,不期待著某種有形回報的,正如愛因斯坦所言,"科學家所得到的報酬是在于昂利。

                      彭加勒所說的理解的樂趣,而不在于他的任何發現可以導致應用的可能性。"[6]

                      從事圖書館學研究對象的探討,有助于對圖書館學性質的認識,從整體上把握圖書館學的學科體系與范疇。換言之,對圖書館學"元問題"做過一番思考的人,在今后的研究生涯中會有較好的方向感,行進途中不至于走錯路。錢穆先生言:"學問必有--對象。有關此一。學問之知識,亦必有--來歷。"7因此,研究對象的探討其實是很必要的。有的人會說,我不搞對象研究,也在研究圖書館學,而且還取得了許多成就;搞對象研究的人也未見出什么大的成果。這個說法更加荒謬,就好像有人說,我不探討人生意義也生活得很好,探討人生意義的人活的未必如我。

                    學術論文選題.png

                      有時"無用"現在看起來無用,以后反倒會有大用。就從功利的角度來看,有的文章選題看起來挺時髦、挺有用,但是屬于過眼云煙,幾年以后就沒人閱讀與引用了;有的文章選題看似沒什么大用,但是過了幾十年還有人提及和引用。研究那些"虛的"、"無用"的科學基本問題就像看遠山的景色。愛因斯坦說,"凡是有知識的人都會高度贊賞我們這個世紀的科學成就,即使是只隨便看一下科學在工業上的應用,也會有此感覺?墒侨绻涀】茖W的基本問題,對于它新近的成就就不會估計過高。這正象坐在火車里一樣。要是我們只觀察靠近軌道的東西,我們似乎是在急速地向前奔馳。但當我們注視到遠處的山脈時,景色似乎就變化得非常慢?茖W的基本問題也正是這樣。"[8]

                      人的智慧有高下之分。綜觀古今中外,有的學者有千年的智慧(如孔子、孟子),有的學者有百年的智慧(如王國維、梁啟超),有的學者有幾十年的智慧,更多的只是有幾年的智慧。大凡在無用之用上有闡發的、有創建的人,他的學術成果才被長期引說。

                    2、"創新"與"循舊"的關系

                      現在我們經常掛在口頭的一個詞匯是"創新".1007年,我提出,學術創新應具有以下五種條件之一:①因實踐發展需要而發明--種新概念或提出一--個新觀點;②獲得了一種新的可作為實證根據的資料來源;③采用了--種新的研究方法;④開辟了--個新的有價值的研究領域;⑤創立了一種新的研究范式。具有上述任何-種情況都屬于創新r9].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所謂學術創新實際上表現為學術"增新"或"拓新".增新是指在原有的學術成果之。上增加了新的學術含量;拓新是指開拓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的領域或方法(又叫"填補空白")。

                      例如,我們以前研究古籍版本,建立了古籍版本學,現在應該研究民國以來的書。

                      籍版本,建立現代圖書版本學,這就屬于拓新。再如,我們可以寫一篇學術論文《從博士論文的選題看中國圖書館學研究的走向》,研究1994年圖書館學有博士學位畢業生開始到現在,一共有多少篇博士生論文面世,題目的選題都是些什么主題,涉及哪些領域,從中可以看出中國圖書館學高位研究的大致走向。這類文章情報學界的張進先生寫過,主要描述了在1977-1994年美國圖書館學、情報學博士畢業論文,分別處于前十位的研究主題是什么,以及這些領域的研究走勢[10].但是,這在圖書館學界還沒有系統研究,因此寫這樣一篇文章就屬于"拓新".

                      另外還要提到-一點,有人認為學術研究做新題目才有可能實現學術創新,這也是不對的。學無新舊,學術成果的價值來源于內容的創新。時下"學術創新"云云恰如夜晚河邊"蛙聲--片",此起彼伏。人們忽略了要想開新、創新,先要問舊、循舊才行。

                      根底既固,枝葉遂繁。新東西總是長在舊東西身上并以其為母體的。只有充分吸吮了母體的營養,它才能漸漸頂出新穎、生機的部分,進而脫離母體,向給予孕育自身的母體進行戀戀難舍的告別。所以,想要進行學術創新,首先必須做一下學術史研究,好好研究一下過去已有的東西。沒有良好學術史。上的積累,就像失去母體的營養,那是難以做出新東西的。

                      創新引起的學術界的呼應、共鳴,會促進學術繁榮;然而創新所帶動的大量模仿則會導致學術泡沫的形成。

                      3、"前沿"與"非前沿"的關系

                      學術前沿,一般是指學術界聚焦的新話題、新熱點。前沿選題不僅有新穎性,而且是處于研究領域前列、迫切需要加強研究的選題。如國家社科基金委在征集1005年度課題指南時,我代表圖書館學專業提交兩個題目,其中一個是"弱勢群體知識服務的圖書館新制度建設".因為當時社會各界開始呼吁關注弱勢群體,我意識到圖書館作為公益事業也應該對弱勢群體有所援助,有所作為,這也會成為圖書館學界逐漸關注的熱點、前沿。后來,1005年的國家社會科學基金的指南目錄里選用了這個題目。

                      追逐學術前沿有時容易蹈入"跟風"的陷阱。史學家陳寅恪先生強調做學問要有"預流"意識(借佛教用語指提前進入新學術潮流)。如果你不是理性"預流"而是盲目"逐流"的話,那就適得其反了。這方面的實例不勝枚舉,大家也都見得多了。

                      有些研究領域或項目看似屬于非前沿,但卻很有價值。如我的博士論文選題是《杜定友和中國圖書館學》,當時征求一些前輩的意見,有人善意地提醒我:你為什么不選一個學術前沿的題目?在他眼里,學術史方面的東西都不算前沿選題。但是,中國圖書館學史多年來就是-一個邊緣化的薄弱環節,沒有幾部系統研究的著作。我們這個學科良好的學術傳統、豐厚的學術積淀,很少有人知曉。眾多圖書館學子數典忘祖,對過去的歷史一-無所知。其實,圖書館學史研究是進入圖書館學研究生涯的第--步,只有詳細了解了本學科的歷史,才能建立起良好的研究感覺,不走彎路。圖書館學史這個"非前沿"的領域蘊藏的學術價值絕不可小覷。有些人不愿意進入這樣的領域來研究,主要還是不愿意鉆故紙堆、坐冷板凳。

                      要處理好選題的幾個關系,應牢記王國維的幾句話。早在1911年,王國維曾撰文說過,"學之義不明于天下久矣。今之言學者,有新舊之爭,有中西之爭,有有用之學與無用之學之爭。余正告天下曰:學無新舊也,無中西也,無有用無用也。凡立此名者,均不學之徒,即學焉而未嘗知學者也。"1]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把腿张开我要cao死你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