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文學理論論文

                    網絡文學作家新生態研究

                    來源:太原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杜海燕
                    發布于:2022-07-25 共7518字

                      摘要:2020年以來網絡文學進入全面市場化,除了付費閱讀市場的競爭,作品IP價值開發成為資本跨界合作爭奪的新熱點。部分作家因此獲得豐厚的版權收益,帶動了網絡作家和作品數量上的激增,但新作家、成長期作家、知名作家的分化加劇及其懸殊的生存狀態,并不利于網絡文學的良性發展。“95后”作家占比迅速加大,是網絡文學作家隊伍最明顯的變化。網絡文學作品在主題、情節和人物塑造三方面,都呈現出游戲機制影響下的創作新模式,鮮明折射出“95后”作家群體的心理世界。網絡文學快速發展的同時,被市場過度操控帶來的問題也日益突出,內容抄襲、題材同質化、狹窄化等痼疾亟待解決。

                      關鍵詞:網絡文學;新生態;作家;作品;游戲機制;

                      作者簡介:杜海燕,山西經濟管理干部學院教師,山西省作家協會文學院簽約評論家,研究方向:當代文學。E-mail:578745252@qq.com。;

                      Abstract:Since 2020, network literature has increasingly marketed, the competition in the paid reading market fierce. And the IP value of works have attracted attention from cross-border capital cooperation. As a result, some writers have gained remarkable copyright income, which has led to a surge in the number of both online writers and works. The wide gap and disparity among green-hand writers, progressive writers and well-known writers are not conducive to the benign development of online literature. The proportion of “post-95” writers has increased rapidly, which is the most obvious change in the group. In terms of theme, plot and characterization, network literary works show a new creative mode under the influence of game mechanism, which clearly reflects the psychological status of “post-95” writers. The problems caused by excessive market manipulation are increasingly emerging. The chronic syndrome such as content plagiarism, subject matter homogenization and narrowing need to be solved urgently.

                      Keyword:network literature; new ecology; writers; works; game mechanism;

                      網絡文學自2020年以來進入全面市場化,付費閱讀市場的競爭熱度不減,作品IP價值開發成為資本投資爭奪新一輪熱點。熱門作品被進一步開發出“書漫影音游”的價值產業鏈。部分網絡作家通過作品的IP價值轉化獲得豐厚的版權收益,其示范效應帶來了網絡文學作者和作品兩者數量上的激增。在網絡作家群體中,1995年后出生的作家正成為主力軍,平臺上的網絡作家被人為劃分為“新作家”“成長期作家”和“知名作家”,不同類作家收入懸殊的現象日漸突出(以下的“作家”均指代“網絡作家”)。近兩年的作品在主題選取、情節設計、人物塑造等三方面呈現出游戲機制影響下的寫作新模式,折射了新時代青年心理世界的新特征。網絡文學還存在著被市場過度操控引發的系列問題。這些新現象新問題共同構成了網絡文學的新生態。

                    網絡文學

                      一、作家、讀者與平臺的新互動關系

                      (一)付費閱讀與IP產業鏈形成

                      2003年,起點中文網率先付費閱讀,引起諸多網絡文學平臺效仿。2017年閱文集團依托付費閱讀板塊成功上市,該板塊的升值空間引起關注。2020年網絡文學讀者數量急劇增加,60%的作品實行付費閱讀。據《2020年中國網絡作品藍皮書》顯示,當年網絡文學讀者數量突破4.67億人,人均閱讀量同比增長15.6%,達15部左右。[1]2021年付費閱讀拓展至海外用戶,截至當年6月國內讀者閱讀網絡作品的占比為45.6%,海外用戶規模達到 1.45 億人,2021年付費閱讀市場收益接近416億元。[2]付費閱讀板塊成為市場爭奪熱點。2021年1月今日頭條入股掌閱科技,百度、騰訊、閱文同時入股中文在線,2月B站入局,而知乎則將發展重點放在付費閱讀板塊。

                      自2020年開始,網絡文學“書漫影音游”的IP價值產業鏈成為跨界投資的新領域。網絡文學的IP價值開發除傳統影視劇改編外,還包括實體書出版、漫畫、動畫、網劇、廣播劇、有聲書以及周邊紀念品等衍生品。2020年網絡文學拉動的IP市場,收益總額為1萬億元。2021年僅閱文集團IP運營收益就達17.4億元,比2020年增長了129.8%。[1]以作品為例,巫哲作品《撒野》改編的漫畫于2021年1月在快看漫畫平臺獨家連載,漫劇2021年7月上線,點擊量迅速破百萬!斗踩诵尴蓚鳌吠麆赢2021年上線,共有6.9億的播放量,追劇人數達到545萬。更忠實于原著的廣播劇市場異軍突起,2020年單部最高收益超過1 000萬。配音演員現場表演、線下見面會等系列活動,形成了隨作品衍生的IP產業分支鏈條。自媒體也加入IP鏈的矩陣中,B站有專門介紹網絡作家和作品的UP主,抖音、快手等APP有依靠作品造型、角色模仿成名的網紅。這些都是網絡文學拉動IP市場的分支鏈條。

                      網絡文學IP價值產業鏈廣闊的盈利空間,已然成為2020年以來資本跨界投資重點布局的領域。例如網絡文學領軍企業咪咕、晉江都自2020年開始,將IP孵化作為業務發展重點;網絡媒體騰訊提出了結合閱文、新麗打造“三駕馬車”的大IP生態理念。至此,網絡文學開啟了付費閱讀與IP價值產業鏈跨界開發雙熱點的新生態時代。

                      (二)作家數量激增與年輕化

                      網絡文學IP價值產業鏈讓一部作品實現了“書漫影音游”的多效使用,為部分作家提供了豐厚的版權收入;媒體借機造勢,將作家明星化,這種名利雙收的示范效應,讓網絡文學新作家和新作品的數量激增。據《2020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統計,2020年網絡文學作家累計超過2 130萬人,累計創作了2 905.9萬部作品。[3]

                      審視2020年以來的網絡文學,作家數量激增現象的背后,還包含了身份來源的廣泛性。超過2 130萬的作家群體絕大多數為非專業作家,其職業幾乎囊括了所有行業,這種廣泛性為文學創作開辟了新天地,提供了藝術表達的多種可能性。

                      作家群體不但增量快,還呈現年輕化趨勢,95后已經成為作家群體的主力軍。據閱文集團統計,2021年網絡文學新增作家95后數量占八成,網絡文學“榜樣作家”一半是95后,新晉“大神級”作家近三成是95后。

                      新生態中的網絡文學必須處理好文學性和市場化的關系。在2020年2 905.9萬部作品中,有IP開發價值的作品不到萬分之三。2021年訂閱量高的作品,在內容和表達上都有一定的同質化傾向。作家雖然數量多,但在市場化背景下,管理平臺根據訂閱量要求作者隨機修改計劃、擴容作品等做法,不利于作者的成長進步,即使知名作家也常出現爛尾作品。管理平臺只通過作品數量和更新字數考核工作量,沒有對年輕作家的培養計劃,這些都不利于網絡文學的良性發展。

                      二、網絡作家的分化加劇

                      無論是付費閱讀市場,還是IP價值產業鏈,爭奪的都是優質作品。從2020年以來2 905.9萬部作品中,被IP產業鏈選擇的作品占少數,因而獲得豐厚版權收益的作家也是極少數。2020年作品的IP改編量為8 059部,其中屬于新作家的作品占比不足30%。[3]造成作家數量多但優者少的原因在于少富多貧兩極分化的稿酬機制。

                      (一)新人的創作強度與收入不成正比

                      加入網絡作家群體的新人,首先選擇平臺簽署合作協議,簽約后作者創作的所有作品為平臺專有。初期作品按照字數付酬,作家還須保持每天打卡和更新6 000~10 000字(平臺標準不同)內容,期間不能停更或斷更,平臺根據閱讀量考核是否續約。新人完本后方可付酬,標準在每萬字300~800元。根據全拓數據的調研,2020年以來,網絡文學平臺日均更新1千余萬字,一部完整的網絡文學作品創作平均周期近一年,網絡作者平均每日創作時長為4.5小時,超四成作者月收入在2 000元以下。[4]由于收入沒有保障,多數新人在創作初期選擇兼職寫作。為快速提升人氣,新人普遍選擇模仿熱門作品,這是網絡文學同質性問題的源頭。

                      (二)成長期作家的創作壓力與收入相對平衡

                      成長期作家擁有一定知名度,除了基本稿酬之外,付費閱讀量的提成和讀者打賞是收入的重要來源。成長期作家為吸引讀者,選材上緊扣讀者興趣點(業內稱為爽點),提前寫好10—30章,以精彩內容吸引讀者開啟付費閱讀。此后作者收入重心在付費閱讀提成和讀者打賞兩個環節。打賞完全由讀者主觀決定。為討好讀者,作者需要隨時關注讀者留言,根據讀者需求修改后續情節。同時主動建立交流群培養粉絲群,增進讀者忠誠度,為作品后期可能衍生的IP產品孵化可持續消費群體。2020年,成長期作家平均月收入可達5 133.7元;2021年各平臺借鑒抖音改進了打賞機制,可使成長期作家群的五分之一者月收入達到1萬元,少數達到2萬至3萬元。

                      (三)知名作家的創作水準和版權收入均不穩定

                      隨著影響力增長,部分成長期作家會晉升為“大神級”,即網絡文學中的知名作家,這些作家是為平臺吸引關注度的核心元素。平臺在利益驅動下,為增加付費訂閱量,會強迫作家變更作品內容和長度,極有可能導致作品爛尾(業內稱為“撲街”),作品的“撲街”對知名作家創作信心具有相當的破壞性,使其難以保持穩定的創作水準,這是當前網絡文學發展的隱患。

                      網絡文學IP價值產業鏈的基礎點是“優質作品”(非傳統意義上的優秀作品),據《2020年度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潛力評估報告》顯示,2020年 “熱度”最高的100部影視劇中,改編的網絡作品達42部。[5]為宣傳其“優質作品”,資本集團利用跨界優勢,將該作品的知名作家進行明星化包裝。在初期,粉絲群由作者創立并維護。隨著作家知名度攀升,粉絲群人數快速增加,訴求日益復雜,資本集團派專人管理粉絲群并策劃各類活動,將作家打造為明星,為其作品衍生IP產品的消費注入持續動力。

                      與傳統文學改編的影視作品不同,網絡文學的讀者對于作品的理解主觀性更強,一部網絡作品創作一般持續一年左右,讀者通過加入粉絲群討論內容并打賞作者,成為創作的參與者,這種親密互動培養出來的“原著粉”,會與IP產品開發方產生博弈,若因改編分歧導致IP開發失敗,作家則無法獲得相應版權收入。例如,2021年烽火戲諸侯的作品《雪中悍刀行》改編成同名電視劇,“原著粉”因不滿意其改編而群體棄劇,導致IP產品開發方沒有獲得預想收益。

                      三、游戲機制深刻影響下的網絡文學

                      2020年以來,“95后”作家逐漸成為網絡文學創作的主流,閱文集團《2021網絡文學作家畫像》中顯示,平臺作家中“95后”占比超36%,新增作家中“95后”占比高達80%。[6]“95后”群體成長過程與電子游戲密不可分,其作品中的人物塑造、情節設計、語言表達等方面,都深受游戲機制的影響。以《2021閱文年度好書榜單》發布的男、女頻各10部獲獎網文作品為例,所有內容都包含穿越或重生、異世界開掛、做任務提升武力值、贏者成王等元素;所有敘事都圍繞做“任務-打怪升級-獲得獎勵”的過程展開。[7]

                      (一)主題選取深受勝負規則的影響

                      勝負規則是電子游戲的核心主題。游戲選取的歷史或科幻故事背景,只是吸引玩家入坑的噱頭。游戲中所有人物的成長,都需要玩家通過購買裝備和打斗晉級來實現;人物之間選擇合作與對抗的唯一標準是勝負結果,不存在善惡等道德標準?v觀2020年以來的網絡作品,無論采用怎樣的題材類型,其內容皆圍繞勝負規則選取主題。

                      以2020年IP改編榜上榜作品《凡人修仙傳》為例,主人公韓立通過各種戰斗晉級,從資質平凡的普通人飛升仙界。作品中,所有人物晉升仙界的標準都遵守“勝者為王”的唯一法則,傳統文學中的苦難遭遇與品德淬煉都被完全放棄。修仙路上,韓立既不用刻苦磨煉品性,又不用結交善緣,他的手段就是買賣丹藥、置換武器,通過不斷打斗獲得晉級。無論凡界還是仙界的人際關系,選擇合作還是對抗的唯一標準,就是看是否有助于晉級。

                      這種深受游戲勝負規則影響的網絡作品主題,顯示了部分當代青年在價值觀上奉行贏者為王的競爭原則,人際關系處理上遵從不合作便對抗的極化傾向。

                      (二)情節設計反映時間流逝回合機制的影響

                      時間流逝回合機制,指游戲玩家操控的角色要在規定時間獨立完成打斗任務,其他人處于輔助或觀看狀態。2020年以來所有網絡作品從整體結構到章節劃分,都模仿了游戲內時間流逝回合機制:按照晉升品級劃分篇章結構;一到三個章節完成一個打斗任務;中心主角完成任務過程中其他人輔助。這種聚焦戰斗的情節設計,有利于以戰斗的緊張感吸引注意力,誘使讀者持續付費閱讀。所有人都為主角充當輔助角色的情節設計,嚴重脫離了客觀現實,也不利于展開復雜的立體網狀結構,使作品脈絡處于一種“易碎品”的危險狀態。

                      以2021年閱文好書第一名“賣報小郎君”的作品《大奉打更人》為例,F實生活中平淡無奇的離職警察意外身亡后,穿越成架空年代的大奉縣衙快手許七安,從此開始普通人晉級武神的神奇道路。許七安從武夫升級到武神的階段,每一到三章完成一個回合的任務。而2021年百度搜索排名第八位,山西網絡作家手握寸關尺的作品《當醫生開了外掛》,是將系統布置任務和醫生治病救人組合在一起(作者本人是醫生),整體情節是小醫生走向神醫的過程,各章節則是完成系統布置的回合任務。兩部作品,始終高度聚焦在唯一的主人公,情節設計的邏輯一致,形成分段式“核果”狀情節布置,反復性向上發展,直至作品終局。

                      時間流逝回合機制影響下的情節設計邏輯,反映了在生活中部分當代青年過分重視工作的階段性獎勵、線性晉級激勵的態度,反映了個人至上價值觀的深入影響。

                      (三)穿越重生式人物呈現角色機制的影響

                      游戲中玩家可以擁有不同的角色,每個角色都有相應的服裝造型、武力值和特殊技能,玩家可以同時操控不同的角色。角色還可以復活,并通過購買或接受他人贈予(游戲中稱為“金手指”)增加復活次數。游戲的角色機制運用在作品中,是將穿越前后不同時代、不同人物、不同命運的兩個角色,通過交叉對比塑造人物形象。角色的復活功能運用在網絡文學中,是將同一人物重生前后更換應對方式的對比,塑造人物形象。早期穿越重生尚屬傳統小說類型之一,但2020年以來的所有作品,將穿越重生變成網絡文學特有的人物塑造模式。

                      以2021年訂閱量第三名會“說話的肘子”的作品《夜的命名術》為例,主人公慶塵在現實世界(作品中稱為“表世界”)遭遇父母離婚后又棄養的苦境,高中學費和生活費只能靠自己打工來維持;而穿越后的世界(作品中稱為“里世界”)則擁有父親、師父、哥哥、好友的關愛,并通過戰斗晉級成為人人敬仰的“神級”高手。故事開始是主人公從“表世界”穿越到“里世界”,“表世界”為真,“里世界”為幻;隨著主人公身世謎團揭開,慶塵實際是從“里世界”穿越到“表世界”的,由此變為反穿越的角度,即“里世界”為真,“表世界”為幻。此部作品還創造了群體穿越的寫法,將穿越這種表達方式發揮到了新高度。

                      游戲角色機制影響下穿越重生的人物塑造方式,反映了部分當代青年對自身能力的虛擬認知,他們將社會的硬性規則轉化為游戲的隨意性安排以回避競爭壓力,企圖依靠虛擬世界的成功緩解現實生活的消極情緒。

                      四、新生態網絡文學中的顯著問題

                      2020年以來,網絡文學全面市場化,最大受益者是資本方,一般的網絡文學作品則均被管理平臺視為普通商品,作家被視為流水線上的碼字機器,未受到應有的尊重。而讀者和社會文化生態的平衡發展則遠被擱置不論。具體到作品,則存在如下兩個顯著問題。

                      (一)抄襲問題日益嚴重

                      資本控制的網絡文學平臺,為實現訂閱收益最大化,針對實時熱度高的作品,經常要求作家更改寫作計劃,擴充章節內容。2020年暢銷的網絡作品都是千章以上的容量,作者完成日更后還要和讀者互動,在這種被更新逼著前進的創作壓力下,作家為湊字數或節省時間,將借鑒甚至抄襲其他作品視為是正常不過的行為。從2015年唐七公子《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因抄襲“大風刮過”的《桃花債》對薄公堂,到2021年6月,持續4年的11位網絡小說原創作家狀告《錦繡未央》作者周靜(筆名秦簡)和當當網一案(前后牽扯百余位小說作者、編劇和網友),業內此類紛爭不斷,反映出網絡作品相互抄襲的問題,非但沒有妥善解決,反而有甚囂塵上之勢。

                      更有甚者,某些新加入網絡文學的作者為湊作品數量,會利用非實名制寫作、新人關注率低等漏洞,使用“小說寫作軟件”等高科技手段,通過大數據的自動抓取功能羅織同類描寫,讓“十分鐘寫下千字”“一部作品抄襲幾百部小說”成為可能,機器寫作暗流涌動。而管理平臺的消極態度,也使這個問題日益嚴重。

                      網絡作家的菲薄收入、兼職身份、作品體量巨大等原因,讓其在著作維權的成本面前止步,這是網絡作品借鑒或抄襲問題沒有減少的另一原因。盡管2021年6月1日最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完善了網絡空間中著作權保護的有關規定,細化了版權管理部門行政執法的職能,但具體如何實現,還在探索中。

                      (二)題材的同質化、狹窄化問題亟需重視

                      資本控制下的網絡文學管理平臺將訂閱量的可控性放在首位,抓取讀者訂閱量高的題材加大同類作品推送數量,造成作品數量增多,題材卻更具狹窄的現象。平臺一般不會浪費時間和財力孵化新題材、新視角,只圍繞熱點題材征集作品。平臺采用的慣用模式是在知名作家某部作品成熱點后,迅速招募新作者寫同類題材或同人文。這種做法優勢在于緊扣熱點,將喜歡此類型的讀者一網打盡,但長時間看,嚴重拉低了此類題材作品的文學價值,降低了從作者到讀者的文學品味,惡化了文學生態。

                      平臺以作品帶來的盈利為業績指標,在培養作家方面的投入明顯不足。即使在知名網絡作家的作品日更說明中,也常會出現作者表達自己創作靈感和積淀不足帶來的困擾。此外作者的壓力還在于,只要寫不出來符合市場追捧的作品,知名作家也會被平臺淘汰,平臺只收割作品,不養育作家。在作家的培養方面,無論是網絡文學平臺,還是文化管理部門,都應引起高度重視。

                      綜上所述,2020年以來網絡文學的新生態表現為作家年輕化、作品數量激增、作品內容受游戲機制深刻影響以及資本過度控制等方面的新現象新問題。從市場化視角看,網絡文學仍具備可開發的巨大潛能。從文學發展角度看,如何保障作家權益,提升作家創作水平,規范平臺管理,都還沒有積累出成熟經驗。只有進一步協調好市場和文學發展之間的關系,網絡文學才能高質量發展。

                      參考文獻

                      [1]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2020中國網絡文學藍皮書[N].文藝報,2021-06-02(4).
                      [2]艾瑞咨詢2021年中國網絡文學出海研究報告[DB/OL].文化產業參考網, 2021-09-10[2022-02 22] hts://neothioks .com/data/4325/.
                      [3]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2020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C]/第五屆中國“網絡文學+”大會,2021-10-09.
                      [4]全拓數據2021年中國網絡文學行業市場持續火熱,維護版權刻不容緩[DB/OL].(202 1-05-14)[2022-02- 2:.tpt://aijahao .baidu. com/s?id=1699722646197527962&wfr-spider&for=pc.
                      [5]中國電影家協會編劇教育工作委員會,北京電影學院中國電影編劇研究院2019- 2020年度網絡文學IP影 視劇改編潛力評估報告[J/OL].人民網,2021-01-29[2022-02-22]. htp://unn.people. com. cn/n1/2021/0129/c420625-32016929.html.
                      [6] 2021網絡文學作家畫像[N].文摘報,2021-12-18(2).
                      [7]裘晉奕2021年網絡文學哪部“強”?這份年度好書榜給出了答案:男讀者偏愛科幻,女讀者追捧國風[J/OL].上游新聞,2021-12-24[2022-02-22].https://www.cqcb.com/entertainment/2021-12-24/4690263_pc.html.

                    作者單位:山西經濟管理干部學院
                    原文出處:杜海燕.網絡文學作家新生態研究[J].太原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22,23(04):82-87.
                    相關標簽:
                    • 報警平臺
                    • 網絡監察
                    • 備案信息
                    • 舉報中心
                    • 傳播文明
                    • 誠信網站
                    把腿张开我要cao死你h